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深圳纪伯伦拍卖公司-亚洲将成为最大拍卖交易地

核心提示: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行“拍卖底蕴”助力香港成为艺拍交易之都 今年,掀开中国“春拍”大戏的重镇,并

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行“拍卖底蕴”助力香港成为艺拍交易之都

今年,掀开中国“春拍”大戏的重镇,并不是北京、上海这些以“文化之都”自居的城市,各界拍卖主力竟纷纷把触角伸向香港。5月份-6月份几乎在同一时间集结香港举行拍卖,这也使得这场春拍大战颇具看点。

尽管香港艺拍和内地一样,也有“天价”的传统和情结,但是,多年以来,却鲜有负面新闻,“流拍”、“有价无市”之类的闹剧几近绝迹———较高的诚信指数和规范指数,是香港自上世纪70年代启动“艺拍”以来一直坚持的核心,也是香港艺拍运转将近40年“几无杂音”的关键因素。

 

上世纪80-90年代,香港“艺拍”迎来关键的发展期,一个相对完善的艺术品交易体系日渐落成。譬如,除了“拍卖行”这样的一级交易机构外,还有博览会、画廊、艺术金融市场之类的“二级阵容”与之呼应,大、中、小型拍卖行各司其职,各有不同档级的作品资源、客户资源,形成互补及联络。原来,早在80年代末期,这个区区1000多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城就已经形成了一个从货源、中介到终端环节均高度完善的艺术交易链条,而土地更为广阔、文化底蕴更为丰厚的许多内地大都市,艺术交易链至今都仍或多或少存在“缺胳膊少腿”的状况。

 

而香港的“拍卖底蕴”,也远非从小农时代缓慢过渡到商业文明中的大多数内地城市所能媲美。如今,香港的“艺拍大鳄”大多具有悠久历史背景。

而相关法规、制度的规范性,香港也有较高的完善度。在拍卖法案上,香港延续的是英国的法律,迄今已逾200年。反观一河之隔的深圳,首家拍卖行成立的时间是1991年,而首部与拍卖相关的法规是1999年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财产拍卖条例》,而与“艺术、文化”相关的拍卖细则,就更显滞后和缺位了。

香港法律界对“假拍卖”的界定更使“炒作式营销”无以遁形。香港商业法律《假拍卖条例》规定,若是拍卖之后所付的价钱低于所出的最高价,则谓之“假拍卖”。“任何人发起或主持、或协助发起或协助主持任何假拍卖,将一批货或多于一批货在该拍卖中售卖或预约售卖,即属犯罪,可处罚款$20000及监禁5年。”而去年10月,香港文交所设立“拍卖退市制度”,对艺术品发售和交易规则进行修订,也是在给买家动辄千万、百万的巨资上了一道“保险”。

香港艺拍诚信度高,体现其“国际性”和“品牌意识”

原来,在香港艺拍机构的经营理念中,“品牌意识”永远凌驾于利润之上。“压低名家作品的起拍价格,实际上是从一开始就杜绝‘炒作’可能,这种‘原则’的坚守实际上相当于一种品牌的护卫策略。利润虽然很诱人,但是对利润的过度追逐可能会使几十年建立起来的拍卖品牌毁于一旦,这一点,香港艺拍界都深有共识。

而香港艺拍对“品牌”的集体性重视,“零绯闻”是其中的另一个体现。正如香港福义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征集部刘勇所说:“我在香港参与各种艺拍活动,几乎没有听到过什么负面新闻,各家拍卖行都十分重视信誉度。但内地情况却截然相反,对一件拍品的真伪判断,很多行内名家都常常会有意见相左的状况。”

为何香港艺拍界对“信誉”较真到近乎洁癖的程度?或许可以从香港的“国际性”定位中找寻答案。“香港是一个国际性城市,它有庞大的国际买家、卖家、藏家队伍,有背倚内地、辐射亚太的国际性地缘优势,还有很多经贸、文化创意产业等‘边缘领域’的国际性客户,在这种背景下,品牌、信誉、诚信的维护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香港的城市定位所决定的。”纪伯伦告诉南都记者。

国际化的城市定位,给香港带来的另一个潜在的约束力是———如果“造假”,全世界的媒体都会来曝光。“香港不少艺术品拍卖行、画廊及中介机构都有‘国际’背景,本身或许就是国际机构的连锁品牌或加盟品牌,因此在香港发生的艺术事件,一定程度上都是‘国际’事件,在各路媒体的聚焦下,一点点瑕疵都会带来滚雪球效应,这是一种潜在约束。”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集团征集部王伟说。

世界艺术品拍卖格局重新洗牌,香港或是最大受益者

品牌意识、底蕴基础、制度完善、交易链条成熟……这些仅仅是香港“艺拍”的静态优势。事实上,全球化的经济、金融颓势,以及近年来中国内地层出不穷的艺拍风波、越来越重的税收指数,却无形中为香港艺拍累积了一些“动态”的推力。

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集团征集部王伟认为,若要评选“亚洲艺术交易之都”,香港至少有三方面优势———自由贸易港优势、意识形态优势、税收优势。“为了争夺亚洲艺术品交易的制高点,香港、首尔、新加坡正在进行激烈的PK赛。新加坡想最大限度发挥‘自由港’的优势,在樟宜机场的‘免税仓库’中存放了大量的免税文艺作品,这就起到一种‘藏宝’的作用;而首尔继续用‘低税’政策吸引投资者。香港两者皆有,但一个更突出的优势是意识形态上的———它具有国际化的平台,同时又远离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心地带,这意味着香港会被多样化的艺术观念所笼罩,又能避免意识形态的侵扰。因此,香港在硬件、软件上都初步达到了‘艺术交易之都’的标准。”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动向是艺术拍卖公司的迁徙路径。“很多原来在内地落户、驻扎的艺术品拍卖行如今纷纷移师香港———为什么?不堪于越来越重的税收负担,利润的锐减使拍卖行经营者们不得不另谋出路。但是,他们又怎能放得下华人艺术品拍卖市场海量的人口红利、资本红利呢?因此,完美衔接中西文化的香港就成了他们最好的‘过渡’选择。”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公司征集部刘勇表示,艺术拍卖行呈现“港漂”倾向,绝非偶然。

当然,从更宏观的角度看,香港如今之所以能成为艺拍界的“阶段性宠儿”,全球性的艺术格局“洗牌”才是最核心的因素。“香港‘艺拍’之所以被带旺,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全球艺术界普遍转型的当下时代,旧有标准覆灭,新的标准尚未建立起来,传统的艺术垄断机制被打破———这对香港而言是个很大的福音,香港这种思潮集萃、又能被国际化资源眷顾的城市,是最有可能在‘洗牌’的关键阶段异军突起的。”

 

相逢狭路开国元勋自由泛滥公之于众拾人涕唾谆谆教导并世无两招事惹非暮夜先容陌路相逢知一万毕门无杂客内查外调拔宅上升分别门户美中不足百兽率舞旷日弥久破家竭产生死不渝

上一篇:每个人身上穿的铠甲都是真家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