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动态 > 正文

高管离职、官司缠身,ofo如何自救?

核心提示:  平静许久的共享单车行业再起喧嚣!  昨日,一篇题为《小黄车快黄了》的公众号文章引发热议。该文列举了ofo的四大问题:总部大幅裁员,...

  平静许久的共享单车行业再起喧嚣!

  昨日,一篇题为《小黄车快黄了》的公众号文章引发热议。该文列举了ofo的四大问题:总部大幅裁员,比例高达50%,高管层变动剧烈,海外部门解散,称“小黄车形势紧张”。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朋友圈否认“裁员、高管离职”的传闻,称“文章内容多是无稽之谈”。

  不过于信只提到了COO张严琪和PRD杨汛并未离职。新浪科技获悉,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确实已经离职。

  侵犯肖像权?

  一名沙特留学生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ofo和百度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立即删除百度百科ofo词条中有原告肖像的照片;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

  原告诉称,其系沙特阿拉伯王国公民,2011年来到中国留学生活。近日,朋友突然联系原告,称在一款游戏中弹出了ofo的推送广告,广告图片上有原告的肖像,用于推广ofo小黄车。

  原告表示,沙特留学生不允许打工,且印有留学生肖像的照片如要用于广告宣传等行为,需经大使馆同意。如留学生未经大使馆同意,将有其肖像的照片用于商业行为,则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会受到相应处罚。ofo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将包含原告肖像的照片用于企业宣传,获取商业利益;百度未尽到审核义务,与ofo构成共同侵权。

  (图片来源:网络)

  行至拐点,共享单车“新三国”涌现?

  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圈对共享单车的投资热情发生重大转变。摩拜投入美团的怀抱,哈罗单车得到阿里系支持,一直表示“独立运营”的ofo在与滴滴决裂后,多次身陷“资金紧张”、“大幅裁员”、“高管离职”的传闻。监管层也频频释放“控制单车总量”的信号。北京市交通委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北京运营的共享单车总数控制在190万辆左右,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的235万辆下降约19%。

  共享单车行至拐点,“新三国”涌现。

  共享单车早期的烧钱圈地已告一段落,大浪淘沙之后,哈罗能否跻身第一阵营,与摩拜、ofo共同上演一场新的“三国江湖”?这三家共享单车平台都能拿到下半场竞争的门票?未来行业格局会如何走,会不会有新一轮的烧钱大战?

  开拓商业模式、主动造血已成为单车企业的必然选择。今年5月下旬,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以期从B端寻找大规模变现的路径。还有网友透露,从上周开始,本来免押金的小黄车又开始要押金了,或充值支付95元才能免押金。

上一篇:霍纳告诉维斯塔潘:里卡多是个很好的老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