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教育动态-青岛都市网 
首页 » 教育动态 > 正文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核心提示: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2018-05-13 06:40 来源:新校长传媒 教师 /考试大纲 /经验 原标题: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2018-05-13 06:40 来源:新校长传媒 教师 /考试大纲 /经验

原标题: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离2018年高考不到一月,考生、教师、家长都绷紧了神经。其实,高考试卷命制者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本文详细介绍了高考命题专家工作的付出与艰辛。祝福考生的同时,也感谢这些严谨认真的命题者。

今天,距离2018年普通高等学校全国统一招生考试还有25天,这意味着,距离我重获“自由”只有25天了。

今天,也是我负责的学科所有试卷定稿的日子。从召集各地的命题专家集合,到一道道试题的打磨、研究、争论,再到一遍遍地校对、审核,这些试卷终于组合完毕,等待领导“签字定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第一位看到这个学科2018年高考试卷全貌的人。而这个过程,整整花了近3个月。

60天前,我来到了这座被私底下称为“秘密花园”的**部直属教育培训中心,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命题工作。

这个地点是被严格保密的,它的名称、坐标、区号、电话、IP...一切都无从查证。说实话,尽管连续六七年每年都来,我至今还是无法在百度地图上把它的位置准确标注出来。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被保密的,绝不仅仅是地点

我从事的高考命题工作,恐怕是教育行业为数不多的对保密要求极高的岗位。

入职的第一天,就发了厚厚几本保密规定,每年都要接受的保密培训、每次签订的保密协议,已经让“保密”渗透到了我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成为一种习惯。即使我在家里使用的、与工作无关的个人笔记本电脑,密码设置的方式和级别常人也很难见到。

记得头一年来这个培训中心参与命题,整整一个半月音信全无,女朋友甚至怀疑我失踪了。封闭前我告诉了父母,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尽量不要联系我,但对具体去干什么,没有向二老透露半个字。慢慢的,家人也了解了一点我的工作。

我的孩子刚好出生在4月,除了出生那年我请了一周假照顾娘俩,孩子的整岁生日我一次也没有参加过,甚至普通人习以为常的视频聊天都没有。看到他吹蜡烛的照片,都是在高考结束后回到家里。

要说没有遗憾,那是假话。但早已深入我骨髓的“高考”二字,让我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爱,也远远超越了遗憾。

8年前的5月,我从北京某985高校博士毕业,有幸成为考试中心的一员。而那时的我,距离自己参加高考已整整过去了10年。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我自己从未想过还会和高考有什么交集。

当考试中心领导到学校约谈毕业生时,我都不清楚自己学了那么多年的基础理论,对高考能有什么用。直到我走上现在的工作岗位。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我是学科秘书,

学科秘书是出卷子的吗?

我的工作的正式称谓是**部考试中心高考学科命题委员会秘书,简称“学科秘书”,主要组织协调学科专家开展高考的命题工作。我们这个队伍人也不少,至少大于等于9(目前高考涉及9个学科),但具体多少人,只能保密。

在一些老师眼中,会把我们看成是“高考命题人”;在一些考生和家长眼中,我们似乎又成了“出几张高考卷子,专门为难孩子”的“神秘人”。其实这些看法,也对也不对。

学科秘书的工作,不是简单“出几张高考卷子”,细细说来,主要有下面几项,而每一项都和近千万考生的复习备考密切相关。

首先是考试大纲和考试说明等文件的研制。每年的考纲和考试说明,考生们几乎人手一册,这两份文件,就出自我们手中。

其次是高考的学科组成、分数比例、试卷结构的设计,也就是考哪几科,各科分值多少,各科试卷的主客观题比例、数量、分值。是不是都很重要?但高考试卷结构非常稳定,通常好几年才有变化,所以这项工作不常有。

接下来的就是每年的日常命题工作了。

我,是第一个看到2018年高考试卷的人

高考试题谁出?

出题分几步?

高考命题的第一步是“请人”,也就是选聘命题专家。

上一篇:重庆市酉阳职业教育中心第四届职业教育活动周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