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难产,“个人IP”商业模式能走多远?

2022-09-22 17:39:26 文章来源:网络

在更新了7次《招**书》后,思维造物的上市之路依然折戟。

据深交所官网披露,在2022年7月31日,思维造物向深交所提交了《撤回首次**发行****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其IPO状态在8月2日变为“终止”。

思维造物有关人士表示:“基于和监管部门的沟通,以及当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我们决定撤回上市申请了。”

至于未来是否会继续上市计划,思维造物表示还没有准确消息。

据《招**书》信息,思维造物经历2015年B轮融资至2017年D轮融资,估值均超过10亿元。2019年,公司拟冲击科创板,但在2020年选择改道创业板。而在撤回创业板上市申请之前,思维造物共经历了6轮问询,7次更新招**书。**近一次更新申报材料在2022年6月29日。

在历次问询中,其创业板定位是深交所核查的重点,**括核心技术是否具备创新**、是否区别于行业通用技术,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思维造物的会计事务所为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容诚成立于2013年12月10日,法定代表人肖厚发。2021年营收18.76亿元,在国内行业排名第10。

7月29日,47家IPO在审项目一天之内均变更为中止审查,占7月份以来中止项目的9成以上,其中,多达28家项目的审计机构是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占比超过一半。但其担任审计机构的安徽水韵环保**份有限公司、北京康比特体育科技**份有限公司的审核状态分别于7月29日变更为已反馈、已二次问询,尚在正常推进。

至于思维造物的终止上市是否与容诚会计师事务所有关,公司未做回应。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思维造物这家企业已经错过了IPO的**佳时机,现在撤回,一方面可能是**务数据超期问题,另一方面是未来的成长**,尤其是今年的延续数据应该不会太好。A**上市要讲究**务数据的持续上**以及持续盈利的趋势和能力,从这点来说,思维造物有可能会瑕疵。”

“用利润做研发”

2012年底,一档名为《罗辑思维》的长视频脱口秀节目播出后,迅速窜红,节目主讲人是江湖人称“罗胖”的罗振宇。

2015年12月31日,罗振宇在北京的水立方举办了**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价值数万元的联**上线仅几个小时,便预售一空。

在一档谈话节目中,罗振宇曾经很坦诚地表达过自己是一位商人。

思维造物由罗振宇于2014年创立。目前,罗振宇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持有公司共计46.61%的表决权,为公司实控人。此外,持有思维造物5.2%**份的**东——造物家,背后还有柳传志(出资比例9%)、俞敏洪(出资比例4.5%)、李善友(出资比例4.5%)等一众行业大佬加持。

目前,思维造物旗下有罗辑思维、得到App、得到高研院、“时间的朋友”等众多知名的互联网品牌和知识付费品牌。

图源:思维造物《招**书》

据《招**书》信息,思维造物经历2015年B轮融资至2017年D轮融资,估值均超过10亿元。

在“终止”上市之前,思维造物共经历了6轮问询,创业板定位是深交所核查的重点。**括核心技术是否具备创新**、是否区别于行业通用技术,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

在罗振宇的光环下,思维造物曾有高光时刻。“得到”APP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了1300多万用户,展现出巨大的商业潜力。不过,其新增用户数及新增付费用户数也正遭遇增长瓶颈。

2019-2021年,“得到”App新增注册用户数量分别为397.50万人、456.46万人及357.77万人,新增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91.10万人、82.61万人及59.09万人。《招**书》显示,2021年得到用户总数突破4900万人,但日活只有63.24万人。

对此,思维造物在《招**书》中表示,由于市场推广费用的变化,付费用户数量出现下滑。如果未及时调整推广战略或相关调整未能奏效,可能会面临App用户等各项指标增长有限或持续下滑的风险。

2019年-2021年,思维造物的营业**分别为6.28亿元、6.75亿元和8.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5亿元、4006.35万元以及1.25亿元。

成立于2017年的青少年教育**酷得少年**初为思维造物子公司,酷得少年是教育品牌“少年得到”的运营主体,主要面向5-15岁青少年,提供知识付费、训练营、直播课三类服务。2019年酷得少年新引入的**东**括张泉灵、紫牛成长、上海檀英、乾刚投资,同时,思维造物逐步降低酷得少年的控制权,2021年底,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其**权。2019年酷得少年的净亏损达到4070.5万元,这也意味着随着处置酷得少年,思维造物减少了这部分亏损。

面对市场对其“剥离不良资产,为上市做高利润”的质疑,思维造物曾对此进行了否认并表示:“利润是**与支出综合影响的结果。从毛利润层面,公司线上毛利率稳定增长的原因是公司不断降低内容生产成本,线下毛利率目前较低,主要由于业务处于初始投入的快速扩张阶段,经过扩张期后公司依托规模化运营能力从而使线下毛利率保持上升。从费用层面,公司在研发做了大量投入,相当于把利润拿去做研发,其研发费用率远高于其他可比公司(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率比可比公司均值高11%)。”

“知识付费****”难产,“个人IP”商业模式能走多远?

“IP经济”也称粉丝经济,其核心是通过粉丝来进行商业变现。比如,“网红”就是目前个人IP所集中的一种表现形式。

“个人IP”的商业模式有其独特的优势,如易于营销、成本较低、**较高等,近年来,发展得如火如荼。

思维造物《招**书》显示,2020和2021年,罗振宇、李天田作为主讲人提供的主要课程**分别为3426.92万元和8374.24,占线上知识服务**的7.63%和15.52%。

思维造物也在《招**书》中坦言了对创始人罗振宇先生的依赖风险:“罗振宇先生为公司的创始人及董事长,也是跨年演讲活动中的**主讲人、启发俱乐部主讲人,在宣传及活动组织上对罗振宇先生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如果罗振宇先生未来不再参与公司业务宣传或跨年演讲、启发俱乐部等活动,公司业务开展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此外,思维造物线上知识服务中的课程等业务,对外部讲师、知名专家学者也有一定的**依赖。2019年-2021年,前十大课程中非自研课程**占线上知识服务**比例分别为22.16%、17.14%和10.78%,呈现下降趋势。

去年年底,壹九传媒第三次闯关港**IPO,通过了港交所的聆讯。壹九传媒旗下**知名的IP是马红漫,马红漫本人2017年起供职于壹九传媒,并为公司打造出《老马日日评》《**经马红漫》等节目,深受**民喜爱。不过,因马红漫贡献的营收占比较高(2018年至2020年,相关视听节目产生的**占比均超40%),也使壹九传媒遭受了“过度依赖个人IP”的质疑。

业界有个说法,樊登、罗振宇、吴晓波和李善友四个人被称为“知识付费四大天王”。其中巴九灵也曾冲击上市,但至今“知识付费****”仍旧难产。

此前有传闻称,通过矩阵模式,樊登读书一年在抖音变现50亿元。后来,樊登在接受的采访中曾透露,樊登读书2020年的营收是10亿元左右,在疫情期间做到近乎一倍的增长。

图源:罐头图库

知名自媒体“吴晓波频道”由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份有限公司(简称“巴九灵”)运营,为其核心资产。此外,巴九灵旗下的产品还**括**好+、百匠大集、巴九灵大头频道。

2021年7月,吴晓波在接受**新传媒旗下访谈节目《**新时间》的采访时透露了公司的**情况。吴晓波称,每年有3个亿的**,其中知识付费、企业培训、广告的**各占三分之一。

2019年,A**上市公司全通教育(300359.SZ)宣布,拟作价15亿元购买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权。预案披露后不到1小时就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提及的重点之一,就是此次重组是否有吴晓波“个人IP证券化”的嫌疑,是否为“忽悠式”重组。

尽管全通教育一再表达双方重组的“郎情妾意”,**终,重组以失利告终。2020年6月,巴九灵第二次冲击资本市场,开启了独立IPO的征程,目前处在上市辅导阶段。

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也是“个人IP”商业化的典型代表。2014年初,李善友创办**创新者学习社,后更名为混沌研习社。2017年推出的在线学习**混沌大学APP,主要邀请全球名师,通过线上和线下讲授,为创新创业者提供认知升级。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这些公司的模式是生产快餐型知识传播型匠人而非发掘思想或者研究型大师,有益于一时传播而非造福社会。在公司追求赚快钱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装打造越来越多的新IP,以降低对个人明星的依赖,这种情况类似**装影视明星。

当然,这些企业也在逐步意识到依赖“个人IP”可能带来的风险。

壹九传媒为了减少对于马红漫的依赖,已经采取了一些举措,比如减少马红漫担任主持人的频次,在节目中安插其他主持人。同时,与马红漫签署了不竞争协议、由集团运营及检核马红漫有关的**媒体账号、视频/音频节目的知识产权以非马红漫的名义注册等。

吴晓波频道APP此前已经更名为“890新商学”,系巴九灵的谐音。有市场人士认为,似乎也是落实“弱化吴晓波个人IP”这一说法的动作。

思维造物近些年也在打造其他IP,淡化对罗振宇的依赖,例如邀请其他名家常驻“得到APP”进行授课。

图源:罐头图库

罗辑思维上市是否还有希望?

当前,人类社会已经进入知识****的信息时代。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知识付费用户数量将达到5.27亿人,市场规模约为1000亿。但也有行业人士指出,眼下正处于知识付费的调整期,行业已经迎来退潮。

同时,知识付费行业想要资本市场买账也并非易事。从科创板到创业板,罗振宇始终没能敲开资本的大门。

贩卖二次加工的知识这种商业模式有核心壁垒吗?张孝荣认为,这种模式统统是一阵风的产物。本质上一个人物主播IP,他们基于信息不对称进行知识加工和传播,由于个人所掌握的知识深度和广度有限,造成了核心竞争力天然不足。

张大奕曾经是网红的“顶流”人物,带货能力不亚于如今的薇娅、李佳琦。2019年,张大奕创立的“网红****”如涵控**(RUHN.US)赴**上市,首日开盘后就暴跌37.2%。如涵**上市前已有多轮融资经历,其中**括来自阿里巴巴、软银等公司的投资。

2018-2020年间,如涵控**旗下头部网红张大奕的店铺对公司贡献营收比重均在半数以上。去年4月,上市仅两年,市值缩水超七成的如涵控**完成私有化,从****退市。不考虑分红等情况,如涵IPO时参与认购的投资人持**浮亏超七成。

张孝荣指出,电影明星是经过验证的大众文化消费品,而知识加工传播IP是小众文化快餐,市场规模有限,商业模式有缺陷,未来发展空间有限,不适合成为公众公司。

张毅表示:“知识付费赛道跟思维造物近期能不能上市没有必然的关系。从艾媒咨询监测的情况来看,整个知识付费的方向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赛道,大量的渴望知识的人士,尤其是青年人,以及对职业和人生有规划有目标的人**,对知识的渴望越来越高,满足这个**体所衍生的服务,这个方向的成长势头不会改变。”

“但是对于思维造物来讲,他们原来相对偏管理、偏哲学、偏人生的知识领域,是不是当前知识付费主要需求方向,需要更翔实细致的市场调查,毕竟市场**在变化。”张毅认为,“未来在哪方面去完善、成长,解决市场哪些痛点,不仅仅是这家企业,同时也是整个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你用过思维造物旗下产品吗?如今思维造物终止上市,谁将摘下A**“知识付费****”的桂冠?留言聊聊吧!

(上海智慧党建网) 近年来,快递物流、外卖送餐等新业态经济迅**发展,新就业**体大量涌现,各类人员结构复杂、流动**大、管理难等问题也逐步显现。为进一步提升基层治理效能,徐汇区凌云街道紧盯新业态新就业**体发展趋势,坚持党建引领,以“两个覆盖”为抓手,将新就业**体纳入城市基层治理体系一体推进,为基层治理注入“新鲜血液”,将党的组织、党的工作向新就业**体延伸。

建好“红色堡垒” 延伸组织触角

根据区委组织部关于进一步做好新业态、新就业**体集中排摸的工作提示,街道以做到“六个清”为工作目标。自排摸工作启动以来,街道**时间谋划、**时间部署、**时间推进,依托现有“1+28+8+X”党建工作网络采取“上门走访+电话交流”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排摸。截至目前,已排摸到新业态、新就业**体233人,其中快递行业从业人员122人、外卖送餐人员111人,分散于辖区17家快递许可企业、分支机构和末端网点,3家外卖网点。街道坚持**准问需、**细服务,对排摸到的党员快递小哥进行点对点电话访谈,通过不断联系、联心、联动的工作法吸引新就业**体到社区报到,纳入网格化管理,开展开放式组织生活,鼓励新就业**体中的党员亮明身份,就近就便参加组织生活,探索政府部门、街道社区、新业态组织、新就业**体共创共建的党建工作新模式。

依托“红色阵地” 开展**细服务

如何让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小哥们切实感受到党的真挚关怀和社区的归属感?根据辖区内快递物业企业及其分支、网点的分布,街道坚持分片区、分领域、高质量打造服务阵地,依托凌云社区党**服务站点构筑新业态、新就业**体的15分钟“红色服务圈”。在基础服务之外,各地站点还贴心的为“小哥”们提供更多贴心的延伸服务,如手机充电、应急救助等贴心服务。依托社区党**服务中心等**共享资源,定期开展心理健康、法律咨询、维权救助等志愿活动,解决外卖小哥在派送中、生活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结合新就业**体的实际需求,街道还组织策划了DIY手工活动、疫苗核酸等多形式、人**化的综合**活动,累计为新就业**体提供服务420余人次。

凝聚“红色力量”参与社区治理

新就业**体成为城市基层党建新的重点领域,快递员等新就业**体已经成为凌云社区社会发展中一**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推动新就业**体党的建设、行业发展、社区治理互融互促,形成叠加效应。一方面充分发挥外卖员工作时间弹**大,灵活自由,地理位置熟悉等工作特**,引导外卖小哥加入凌云志愿服务团队;另一方面尝试发挥快递小哥“移动探头”优势,推动快递小哥担任**网格员,参与隐患排查、环境整治等基层治理工作。探索快递物流党建融入“陇上新生活”党建服务品牌,推动党员骑手亮身份,参与到更多公益活动中,把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延展到社区的“神经末梢”。

下一步,街道将进一步结合“两新”组织党建共**特征和新兴业态自身特点,抓基础、促规范,抓创新、增实效,进一步强化党建引领,打造具有凌云特色的新业态、新就业**体党建品牌。

上一篇:华兰疫苗:四价流感疫苗(儿童剂型)已获批签发并向多地供货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青岛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